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视资讯 > 赵丽颖 冯绍峰 “就像过日子一样在演戏”

赵丽颖 冯绍峰 “就像过日子一样在演戏”

    2019-05-08 18:29:02

2018年最后一部古装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定档12月25日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赵丽颖 冯绍峰 “就像过日子一样在演戏”

本报讯(记者 杨文杰)12月20日下午,正午阳光出品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式宣布定档12月25日在湖南卫视播出。这是今年8月《香蜜沉沉烬如霜》播毕之后,省级一线卫视黄金档播出的第一部古装剧,也是2018年开播的最后一部古装作品。

昨天下午举行的媒体看片会上,被问及近来古装剧频频撤档的局面,如何看待这一题材市场的变化和态势时,该剧制作人也是《琅琊榜》的出品人侯鸿亮说:“我不觉得市场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虽然古装剧的播出是有15%的限制,但我们各种类型的剧都需要。我觉得观众也是要求市场能呈现更多优质的内容,这点是不会变的。”

这部剧改编自关心则乱的网络小说,由赵丽颖、冯绍峰主演,讲述盛家六姑娘明兰从小聪颖貌美,却遭遇嫡母不慈、姐妹难缠、父亲不重视、生母被害去世的困境。她藏起聪慧,掩埋锋芒,忍辱负重逆境成长,在万般打压之下依然自立自强,终历尽艰难为母报仇。在这一过程中,明兰结识了宁远侯府二公子顾廷烨。顾廷烨帮过明兰,也“刻薄”过明兰,他见过明兰“软糯”表皮下的聪慧锐利,也见过她刚强性格中的脆弱孤单,对她早已倾心。朝廷风云变幻,在顾廷烨的拥戴下,赵家旁支宗室子弟被立为太子,顾廷烨拿着勤王诏书,大破反贼,而后拥立新帝,成为新朝第一功臣,略施巧计娶了明兰为妻。明兰婚后管家业、整侯府、铲奸佞、除宵小,夫妻二人解除误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最终明兰与丈夫一同协助明君巩固政权,二人也收获了美满的人生。

从昨天看片会播放的近一个小时片花来看,该剧延续了正午阳光出品的一贯风格,制作精细,虽然整体故事框架以两座王府的宅门戏为基础,但叙事风格也不乏《琅琊榜》的家国情怀。侯鸿亮说,在这一点上,要感谢编剧对小说进行了“拔高”。

另外,从热度上说该剧自带的最大“爆点”就是赵丽颖和冯绍峰结婚以来播出的第一部合作电视剧。看片会上,导演张开宙透露,剧中凡是冯、赵二人的对手戏都“不需要”他这个导演来“导”,“ 我们拍了7个月,实际上拍得很快,原因就是他们俩的戏是不需要我在旁边蹲着盯台词,都是他们到一个安静封闭的地方自己把台词对了,告诉我,‘导演我们两页纸对完了。’就直接拍,因为没法试——两个人就像过日子一样在演戏。他们俩互相激励,那种夫妻之间自然流露的、生动的、流畅的状态,我想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会拍成那样。有一些是碰出来的,有一些是运气好,有一些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状态。他们俩之间的这种戏,片中很多,占的篇幅也很大,慢慢大家耐心去看,耐心看他们的夫妻生活,如何有矛盾,如何有争吵,如何有火花。”

链接

侯鸿亮:要让观众感受到差异和新鲜点

记者:近几年的影视剧市场中比较难看到宅斗题材,《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算是多年的回归吧。请问这种风格作品怎么区别于之前《琅琊榜》朝堂争斗或者说宫斗?如何把握创作的尺度?

侯鸿亮:我看这个小说,选这个题材的时候压根没有看它的宅斗,因为这不是我们选这个题材的点。所有故事的推进一定是有矛盾的,如果说所有矛盾都放在家庭矛盾就都是宅斗,工厂矛盾都是厂斗,这个就以偏概全了,只是故事发生中的一些矛盾,这些矛盾和人物的设置是息息相关的。

记者:这部戏在开拍时,几位主演都没有目前这么大的“爆点”,冯绍峰和赵丽颖后来宣布结婚了,朱一龙后来因为一部《镇魂》成了“宝藏男孩”,请问在选角时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吗?

侯鸿亮:其实选角大家都在商量,当时和导演、编剧沟通,首先定的是“女一”,“女一”赵丽颖是最合适的。其实包括冯绍峰也是在诸多的男演员里面去选择的,选择以后,当时就觉得合适,就没有其他的想法,就觉得比较准确。朱一龙最早的时候是张开宙导演推荐,导演还专门试过他的戏,觉得特别好,就选择了他。其实选演员有的时候没办法想这个演员未来会怎么样,只是觉得与我们这个角色合适。

记者:这部剧开播最大的压力来自哪里?

侯鸿亮:这个时间点播出不是我想要的,和《大江大河》重合差不多10天,但是确实是电视台的排播排到这个时候,这个现实来临只能接受,努力把两部戏的宣传做好,都期待两部戏播一个好成绩。压力肯定会有,因为做这部古装剧的压力是来自于《琅琊榜》,《琅琊榜》第一部挺成功,第二部肯定还是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后来我们自己也在总结,其实很重要的一点,观众需要看新鲜的东西。《琅琊榜》第二部制作也很精良,所有都是原班底,然而这时候观众已经觉得没有新鲜感了。所以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时候,我觉得对《琅琊榜》的拍摄是有突破的,这是作为导演的个人审美包括很好的原著和剧本。我认为在风格、样式各方面和《琅琊榜》有很大的差异,和正午阳光之前的古装戏在审美上有一个差异,所以我觉得这种差异和新鲜感是能够让观众感受到的。

但是也会有担心的地方,就是我们很多创作者的很多创新,可能真的是需要在播出以后看,在观众那里能不能感受到。就像你们在看片花的时候,你们笑的点可能之前我们并没有想到,这个没有办法我们提前把观众所有感兴趣的东西在创作的时候全都找到,只能是我们把我们的诚意拿出来,我们尽可能做到我们认为这个古代的社会是这样的,这个古代的家庭是这样的,然后你看了以后会感动,我们尽力做的是这些事。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上一篇:《外滩钟声》即将大结局 ...